光大宏观:多因素致外贸超预期下滑

文章正文
2019-01-15 13:22

光大宏观:多因素致外贸超预期下滑

2019-01-15 06:59来源:金融界进出口/PMI/内需

原标题:光大宏观:多因素致外贸超预期下滑

张文朗 郑宇驰

以美元计价的12月进出口金额同比增速为-5.8%,其中出口、进口金额同比增速分别为-4.4%、-7.6%,均不及预期,且下滑至负增长区间。贸易下滑受到多种因素的影响,很难严格区分每个因素的影响,但粗略估算,外需放缓和大宗价格下降或分别解释了出口下降的30%和40%左右,其他可能归因于特殊因素和贸易抢跑结束。而进口下降多数原因可能是大宗价格下跌、行业特殊因素和抢跑结束所致,内需放缓的影响也不可忽视。

若后续中美贸易争端有所缓解,进出口将得到一定的支撑。在外需不振的情况下,稳定内需的重要性进一步提升。进入2019年,稳需求政策频出,而稳外贸、稳外资是“六稳”中的重要组成部分。后续更应该期待财政发力,尤其是更大规模的减税降费政策对经济的支撑作用。

以美元计价2019年12月进出口金额同比增速为-5.8%(前值4.3%、去年同期8.1%),其中出口和进口金额同比增速分别为-4.4%(前值5.4%、去年同期10.7%)和-7.6%(前值3.0%、去年同期4.8%),均不及预期。其中固然有全球经济放缓的影响,然而其他一些因素也导致了进出口增速的超预期下滑,例如:国际大宗商品价格大幅下跌、部分行业特殊性因素、贸易抢跑因素消退。

对主要国家或地区出口均大幅放缓,反映了全球经济放缓对全球贸易影响较大。对美国、欧盟、日本的出口金额增速均滑落至负增长区间,分别为-3.5%、-0.3%、-1.0%;对东盟出口金额增速为4.3%(前值5.1%、去年同期8.4%),下滑幅度较小(图1)。12月Markit全球综合PMI为52.7%(前值53.2%),其中发达国家为52.7%(前值53.4%),新兴市场为52.5%(前值52.7%),发达国家放缓更多。而从前期的中国PMI数据来看,进出口相关的分项亦有下滑(图2),反映了内外需转弱。粗略估算,外需下滑或解释出口增速下滑幅度的30%,内需对进口增速下滑的影响可能稍大。

国际大宗商品价格大幅下跌。包括原油、天然气在内的国际大宗商品12月同比跌幅较大,部分导致了12月进出口增速的超预期下滑。在排除了价格(包括汇率)因素以后,进出口数量增速相较于11月的下滑幅度有所缩窄,出口数量增速下降5.8个百分点(金额增速下降9.8个百分点);进口数量增速下降8.1个百分点(金额增速下降10.6个百分点)(图3)。粗略估算,大宗价格变动可能解释出口、进口增速下滑幅度的40%、25%。

而从主要产品来看,部分行业(如电子、汽车、飞机等)的特殊性因素对12月进出口数据也造成了扰动。出口方面:机电产品、高新技术产品出口金额同比增速下降较多,分别为-6.8%(前值3.0%)、-10.3%(前值2.8%),主要受到手持无线电话机及其零件(-31.1%,前值-2.0%)、集成电路(-2.6%,前值17.5%)等出口金额同比增速大幅下降的影响。主要是受到部分行业主导公司的产品销量不及预期所带来的对全球产业链的冲击,这样的影响也体现到了进口方面:机电产品、高新技术产品进口金额同比增速也下降,集成电路进口金额同比增速为-15.2%(前值-8.3%)。

汽车行业受2017年高基数以及税收政策扰动的影响下滑幅度较大,汽车和底盘进口金额同比增速为-29.9%(前值-11.6%)。受到交付节奏的影响,飞机及其他航空器进口金额同比增速为7.9%,较11月大幅下滑79个百分点。对进口煤的限制导致12月煤炭进口金额同比下降64%(前值为下降-12%)。虽然中国恢复了从美国进口大豆,但或许是由于初期进口量不大以及对其他国家的进口替代效应,大豆进口金额同比增速继续下滑至-36.2%(前值-35.2%)。油价下跌促使12月原油进口量增加,同比增速为29.9%(前值15.7%)。我们估算,电子行业出口金额下滑能够解释出口增速下滑幅度的20%,汽车、飞机、煤炭进口增速下滑能够解释进口增速下滑幅度的16%。

贸易抢跑因素消退。12月出口中对美国出口增速下滑13个百分点,高于其他主要国家和地区(欧盟和日本分别下滑6.3、5.8个百分点),或代表贸易抢跑因素的进一步消退。从产品来看,在美国对中国加征关税清单中的家具自2018年3月以来一直高于整体增速,部分体现了贸易抢跑效应,其中11月增速为43%(图4),抢跑效应达到了最大值[1]。而12月家具及其零件出口金额同比增速大幅下滑至2.4%(前值17.7%),由于2018年11月出口至美国的家具占比达到了38%,如此大幅度的下降或体现了12月对美国家具出口的大幅下滑,体现了贸易抢跑因素的进一步消退。我们估算,贸易抢跑因素能够解释出口增速下滑幅度的10%左右。

当然,很难严格估算不同因素的影响,而且几个因素之间可能有交叉影响。但总而言之,12月的进出口数据超预期下滑受到多种因素影响。若后续中美贸易争端有所缓解,进出口将得到一定的支撑。在外需不振的情况下,稳定内需的重要性进一步提升。进入2019年,稳需求政策频出,而稳外贸、稳外资是“六稳”中的重要组成部分。后续更应该期待财政发力,尤其是更大规模的减税降费政策对经济的支撑作用。

注释:

[1] 由于在G20谈判之前的美国对中国加征关税时间是2019年1月1日,因此,贸易商需要提前一段时间进行“抢出口”。

来源:金融界网站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文章评论
—— 标签 ——
—— 推荐 ——